一肖一码期期中 - 散文 - 玛娅的歌声

玛娅的歌声

发布时间:2008-08-13 作 者:毛云尔|yangshich@163.com    

一肖一码期期中 www.hao86.com.cn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散文|玛娅

  玛娅是一个将近十岁的女孩,一头金黄的头发,一双睫毛修长的大眼睛。一个炎热夏天的下午,因为来自远方的一片白云停 泊在村子的上空,投下海水一样的一抹阴影,仿佛恩赐一样给村子带来了这个季节少有的片刻清凉。人们纷纷从乘凉的树下抬起头,仰望着, 眼眸里有着不加掩饰的感激神情。
  玛娅坐在奶奶的身边。头顶上,上了年纪的老樟树吃力地张开着树冠,一副想给人荫庇却又力不从心的痛苦样子。现在好了,一片白云遮住 了阳光,包括老樟树在内的整个村子沐浴在白云的阴影里,仿佛浸泡在海水里一样清凉。
  “多好的一片云??!”奶奶情不自禁地赞美起来。奶奶的身体肥胖臃肿,奶奶解释那是因为吃多了土豆的缘故。身体肥胖的奶奶一到夏天就 烦恼不已,她总是担心自己过不了这个夏天,事实上,她在担心中已经度过了整整七十个夏天。
  一片白云在村子的上空停泊了不到十分钟,就在人们的依依不舍中离开了。尽管有这么多人挽留,可是,它执意要到更远的地方去,那是一 个包括村子里所有人在内都不知道的地方。对村子而言,一片白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对白云来说,这个村子只是无数个歇脚地方中的一个罢 了。
  玛娅同样也想像不出白云要去的是一个怎样的地方。那里也有毯子一样平整的麦田吗?有盛开着蝴蝶一样美丽花朵的豌豆吗?那里的房子是 不是都覆盖着金黄的麦草呢?那里的空气里是不是也弥漫着浓烈的樟树的气味呢?玛娅仰着头,似乎在询问身边的奶奶,其实,她是在自言自 语。因为她知道即使是奶奶也回答不出来这样的问题。
  玛娅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地上站起来的,又是如何离开樟树和村子的,总之,当她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走了一段很长的距离。她回头望了 一眼,村子在身后变得很小很小,在一望无际的麦地的中央,俨然一朵刚刚盛开的豌豆花。玛娅从来没有这样远距离地眺望过村子,她发现曾 经习以为常的村子竟然很美丽。
  玛娅继续往前走。在她前边走着的就是刚才在村子的上空短暂停留过的那片白云。啊,包括奶奶在内还没有人知道,一片白云悄悄地将玛娅 带出了村子。
  玛娅跟着头顶上漂移的白云往前走,脚下的道路越来越狭窄。不时地有一些草牵着长长的藤蔓,毫不退让地爬到了小路的中央,几乎挡住了 去路。玛娅跳着过去了。在她跳跃起来的霎那间,一头金发随着起伏,如同一道金色的瀑布。
  仿佛从地平线上冒出来似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片树林。一片面积很大的树林。玛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阔大的树林,即使是村子里最大的麦 田,也仅仅是它的几千分之一。银色的树干笔直挺拔,碧绿的树叶密密匝匝,连缀在一起,如同一座宁静的湖泊。
  头顶上的那片白云径直朝树林扑去,像心情急切的归巢的鸟儿一样。玛娅也不作选择地跟随着走去。此刻,太阳悄悄地落下了地平线,橘红 色的余光涂抹在大地上,使夏天的大地变得更加五彩斑斓。
  很快,白云便抵达了树林。仿佛一片白色的帆张开在幽蓝的水面上。眼前的情景让玛娅激动起来,她加快了脚步。很快,她也到达树林。她 情不自禁地抚摸了一下身边银色的树干,接着,一条几乎被掩埋的弯弯曲曲的小路引领着她往树林的深处走去。
  当玛娅再次抬头的时候,她发现刚才像帆一样张开着的白云不见了。她的心不由得焦急起来。但是,接下来,她听见了树林深处传来的一阵 喧闹声,那是一大群栖息在树梢上的白鹭发出的声音。啊,原来白云变成了白鹭。玛娅觉得这是自己发现的一个从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为自己 的这一发现高兴起来,甚至有些得意忘形。其实她不知道,随着白天消逝,气温下降,白云已经融化在正一丝一缕地袅袅升起的暮霭里。
  暮霭使树林渐渐变得幽暗,玛娅毫不理会地继续往前走。路,在她的脚下不声不响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够将膝盖都淹没的灯心草。有 细微的水流声从灯心草的后面传来。
  “我陷身在沼泽里了。越陷越深?!笔潞?,每当玛娅回忆当时的情景,脸上都会掠过惊慌的神情。玛娅朝树林深处继续往前走,当时,如果 立即停下脚步,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可是玛娅往前又继续走了一步,就是这多走的一步,使玛娅陷身在沼泽里。这突然发生的事情使她 无限惊恐起来。她不知所措,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声,在傍晚时分幽暗的树林里回荡。
  树林原本已经安静下来。树梢上的白鹭将头深深地埋在翅膀里面,正准备进入梦乡。一些害羞的花朵悄悄地将花蕾抬起来,准备在夜幕下绽 放。萤火虫将手中提着的灯盏点燃,准备穿过树林,到河那边的老朋友家里造访。
  玛娅的呼救声将这份宁静打破了??墒?,除玛娅外,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只是从她惊恐的声音里,听出了可能危及自身的一种 恐怖。树林里所有的事物都乱成一团。那些歇息在树梢上的白鹭几乎同时将翅膀拍动起来,一齐尖叫着,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宁静的树林 遽然间变得动荡不安,如同一座飓风中的湖泊。
  玛娅不停地呼喊着。渐渐地,她发现刚才动荡不安的树林平静下来,不,是寂静下来。这是死一般的寂静。她抬头看了看四周,竟然什么也 看不见了,越来越浓的夜色将周围的一切都掩盖起来。不仅如此,树梢上面变得空空荡荡,所有的白鹭全都不见了踪影。
  玛娅由大声呼救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啊,连白鹭都飞走了,现在还有谁能救我呢?”她有些后悔了,自己责备自己起来,如果刚才不 那么大声呼救的话,就不会吓着那些白鹭,树林里就不会出现死一般的静寂。尽管白鹭不可能将自己从沼泽里救出来,但是,有它们在身边, 至少心中不会像现在一样有着更大的恐惧和孤单。
  事后玛娅才知道,她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声不仅仅将树林里的白鹭惊吓得逃之夭夭,就连恰好在树林边的豌豆地里弯腰摘豌豆的秋莎大婶也被 吓得魂飞魄散?!鞍?,多凄怆多吓人的声音!”秋莎大婶回忆着发生了的这一幕,呼吸随之变得急促起来?!氨纠?,我应该去救玛娅,可是, 我揣想那是不是狼来了呢?尽管狼好久不曾出现了,但谁能肯定那不是狼呢?真的是狼的话,我该怎么办?”被吓坏了的秋莎大婶拔腿就逃离 了豌豆地,她胸前围兜里的豌豆在奔跑中全都撒落在地上。
  月亮升起来了。幽暗的树林里有了些微的光亮。
  玛娅的双脚陷在沼泽里无法动弹,但是,也没有继续往深处沉下去。她不再担心自己被沼泽吞没,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缺少足够沉下去的重量 ,只要不再乱动弹的话,就会保持这种现状。
  玛娅停止了抽泣,她开始唱歌,她要用歌声来驱散树林里死一样的静寂,和由此在心中产生的恐惧与孤单。起先,歌声有些颤抖,渐渐地平 静下来。最后,玛娅的歌声恢复了往日的优美与动听。
  一只白鹭飞回来了。玛娅看见一只白鹭在自己的歌声中飞回来了,轻轻地栖落在树梢上,仿佛一片皎洁的月光。接着,两只,三只,更多的 白鹭从天空深处盘旋着飞了回来。那种死一般的静寂终于消失了,玛娅惶恐与孤单的心和树林一样又恢复了平静。
  想像一吧,在皎洁的月光下面,一片栖息着白鹭的阔大树林里,有一个金发女孩的恬美歌声从中轻盈地飘逸出来,那该是怎样迷人的景致呢 ?
  一辆运载麦草的马车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车上坐着沙克和他快八十岁了的爷爷。月光下面,可以清楚地看见爷爷通红的酒槽鼻子,也可以 看见沙克手中抓着的缀着红缨的长长的马鞭。他们本来趁着月光运送麦草,可是,经过树林的时候,一阵歌声将他们的心紧紧地吸引住了。
  他们坐在马车上聆听,后来,他们跳下了马车,向树林走去。他们想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在树林里歌唱。沙克恍惚中甚至认为那是神话中的仙 女在歌唱。
  玛娅坐着沙克运送麦草的马车终于重新回到村子里,可是,没有谁责备她,是啊,会有谁去责备一个追赶白云的孩子呢?
  当然,玛娅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这段浪漫而危险的旅程后悔过。
  “当我身处危险境地的时候,是歌声挽救了我?!彼皇浅3U庋⒈砟谛纳畲Φ母锌?。

点评0

加载中...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