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一码期期中 - 经典鉴赏 - 个性鲜明的小民族英雄——读《火炉大王》有感 附:《火炉大王》(匈才利)

个性鲜明的小民族英雄——读《火炉大王》有感 附:《火炉大王》(匈才利)

发布时间:2018-11-15 作 者:杨实诚|yangshich@163.com    

一肖一码期期中 www.hao86.com.cn   莱辛在《拉奥孔》①中解释为什么人们在复仇女神的形象中,仍然认得这就是女爱神时说:“我们可以说,只有诗人才有一种艺术技巧,去描绘反面的特点,并把反面的和正面的特点结合起来,使二者融为一体?!毙傺览∷怠痘鹇笸酢访栊葱傺览褡褰夥耪秸逼谂┘液⒆影投?,为了掩护一名民族解放军军官,用计把敌人引上绝路,自己也英勇献身。读过这篇作品的孩子们,不仅会为巴尔科的英雄壮举所震惊,而且会将巴尔科这个活生生的孩子形象印在脑子里,让他长久地活跃在心中。这是因为作家笔下的小英雄个性鲜明,血肉丰满,其艺术技巧类似女神维纳斯将爱与恨融为一体,在对立统一中铸造形象,获得较为显著的艺术效果。
  作为英雄,巴尔科在关键时刻一举惊人,然而在平时却格外谦逊、文静。作品写他的谦逊、文静,把巴尔科和“我”放在一起形成反衬?!拔摇弊匀衔丫闶歉锩斓既丝率嫣氐氖勘?,召集了许多孩子,经常玩当兵的游戏,又冲又杀的,“使得有的柳树大概到今天还长不出新芽来,吓得沙岸上的那些金花鼠,大概至今还在拼命地乱跑?!敝挥屑妇浠熬徒桓龀渎孕?、天真可爱的孩子形象活现在我们面前。
  写巴尔科的老实、懦弱,有这么一段话:
  那倒霉的孩子丢下肩上的麻袋,用天蓝色的大眼睛,无可奈何地死瞪着我们。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轻易地得胜过!不幸的巴尔科乖乖地站在那里,让我们每个人在他背上揍了几拳。等我们撒野以后,他用外套的袖子擦掉眼泪,扛起麻袋就回家了。他进了自家门口,才嚷着说:
  “等着瞧吧,我要报仇!”
  可是,唉,可怜的巴尔科好久不敢到街上去。
  作品用了“倒霉的孩子”“无可奈何地死瞪着我们”,“乖乖地站在那里”诸如此类的语言,反复描写巴尔科的胆小、迟钝、毫无回击之力,写得非常形象生动。然后作品用一定的条件作为句子的递进或转折,如“等我们撒野之后”,他才“用外套的袖子擦掉眼泪”;“进了自家门口”,“才”嚷着报仇;“可是”他“好久不敢到街上去”。这些递进加转折的句式,都格外有力而明确地强调了巴尔科的懦弱、忍让,传神地画出了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
  作品写巴尔科的外冷内热,弱中有强的方面,语言也格外精简,凝练。如在听民族解放军的战斗故事时,作品描写:“大家眼中燃着火花,其中最明亮的是火炉大王的眼睛?!绷骄浠钜幌戮痛蚩税投菩牧榈拇翱?,看到了他内心燃烧着的爱国热情。
  为了等来这位民族解放军军官讲故事,作品描写:“火炉大王也在门口转来转去,全身冻僵了,但是一步也不走开?!敝挥腥浠?,突出他“转来转去”、“冻僵了”、“一步也不离开”三种表现,将他内心的炽热、焦急、又有着十足的耐心,这些复杂的神情显现得恰如其分、丰富动人。
  作家摩拉·费伦茨(1879——1934),出生在匈牙利农村一个贫苦晌工人家庭。曾任农村学校教师和报社记者。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麦田之耿》、《金棺》,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和特写?!痘鹇斯ぁ芬孕傺览褡褰夥耪秸繁尘?,通过一个普通农家孩子的英雄业绩反映了匈牙利人民的爱国热情和为国捐躯的感人精神。

火炉大王
(匈才利)摩拉·费伦茨

  这个故事,我听父亲讲了不止一次,现在讲给你们听听。每当收割后,在美丽的月夜里,我们在打谷场上总是讲起火炉大王;而在漫长的冬夜里,当田野的风呼号着扑打我家的芦草屋顶时,我最爱听的,就是关于火炉大王的事了。我已经把他的故事默记在心里。观在我原封不动地一字一句地讲吧!
  解放战争那年①,我还是个孩子,常常跑在杂货店老板那儿买麦芽糖吃?!坝惺裁捶愿??”他问,还说想把我塞到口袋里去,我人虽小,胆子却很大。那时候我已经算是柯舒特①的士兵啦!这是真的!我还不是普通的士兵   而是有一颗金星的将军哩——我爸爸是皮革匠,他为我用皮革雕了这颗星。
  村里所有的人,只要手脚能使唤的,都去参加民族解放军了。家里只剩下些小孩子。不管我们怎样恳请和哀求,他们总不带我们去,都说,这是战争,不是打着玩的,不是用糖果射击的。
  我可不是傻瓜。我和同伴们商量好,只要村子里哪一家住着和我们同样年龄的孩子,我们便去叫门,
  “起来,少年!起来,匈牙利人!到战场上去吧,鼓手们!柯舒特命令转告你们,他正缺少作战的人?!?
  等我们走到村头,已经集合起整整一百个人了。我自命为将军,把战士编成战斗队形。我的士兵都是火一般燃烧的孩子,只要看他们一眼,就叫人从心里喜欢。只是有一件事太糟糕:敌人哪儿都找不到。我真发愁,我真悲伤。忽然,我的一个队长奔来报告:
  “报告将军,人人都到了,只有巴尔科一人不到?!?
  我立刻骑上自己的竹杖马,带了三个士兵向巴尔科家飞快地驰去。他的屋子很矮,我虽然没下马,头也会碰到门框上。巴尔科的妈妈是个穷苦的女人,靠剪羊毛过活。她正在门口几只羊旁边忙着。我们轻轻地跳到她跟前,她惊慌地放下了剪刀问:
  “孩子们,来干吗?”
  “婶婶,我们找寻军队所需要的少年,是来找一个名叫巴尔科的?!?
  巴尔科却在屋角里,躺在火炉背后一件旧的皮大衣上面,埋头看一本破烂的大书。他听到我们来,慌张地抬起头发蓬乱的脑袋。
  “巴尔科,当兵去。我们的军队驻扎在村头,就是找不到你?!?
  “我不爱玩当兵的游戏?!卑投撇磺樵傅鼗卮鹚?。
  “这不是游戏。我们把奥地利人丢到火炉里见阎王去?!?
  这样说还是不管用!巴尔科把脸转向墙壁,把头缩进大衣中,叽咕着:
  “不去,我当兵还小呐!我还是在这儿火炉背后读《米克洛什·托尔季传》①的好?!?
  我的骏马已经忍不住跑开了,我一面奔驰一面喊。
  “做你的好梦吧!你这个火炉大王!我也不要你给我的战士丢脸,躺在你的火炉上吧!”
  巴尔科是个瘦弱的小孩子,老是捧了书本坐着,从不参加我们的游戏。好吧,少了个他也无所谓,我们一样去作战!我们飞快地跳进柳林中,使得有些柳树大概到今天还长不出新芽来,吓得沙岸上的那些金花鼠,大概至今还在拚命地乱跑,怎么也不停止。没有一个奥地利人会像这些可怜的金花鼠一样匆忙地逃命。
  那一年,我们就爱玩打仗的游戏,从来不厌倦。一天,我们打了一场大仗后,疲乏地走回家去,忽然碰见了那个火炉大王。他从磨坊背一袋糠回家,瘦小的身体被沉重的麻袋压得弯弯的。噢,那可怜的孩子见了我们真害怕,但是无路可逃。我们像老鹰抓小鸽子似地向他扑去,一面庆幸着:这个不常出来的敌人终于落到我们手中了。
  “站住,火炉大王!给你瞧瞧匈牙利民族解放军的厉害!”   那倒霉的孩子丢下肩上的麻袋,用天蓝色的大眼睛,无可奈何地死瞪着我们。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轻易地胜过!不幸的巴尔科乖乖地站在那里,让我们每个人在他背上揍几拳。等我们撒野以后,他用外套的袖子擦掉眼泪,扛起麻袋回家了。他进了自家门口,才嚷着说:
  “等着瞧吧,我要报仇!”
  可是,唉,可怜的巴尔科好久不敢到街上去。当他和我们重归于好时,匈牙利民族解放军的光荣结束了。奥地利人统治着全国,可怜的匈牙利军人到处躲藏。
  有一个匈牙利民族解放军军官,躲在我们村里。应该说,他选了个好地方。这个芦苇丛中荒凉的小村有谁会知道呢?本来嘛,谁和我们住在一起,就几乎是活埋在这儿了。怪不得那军官选中这个小村庄。
  敌人把他找哇找,脚底都磨穿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这儿来。而且,那个逃亡者已经脱下漂亮的军官制服,换上农民的衣裳,在渔民组合的头目伊姆烈先生那儿打鱼。论拉鱼网,渔民里头真是谁都比不上他。他还会讲我们从未听过的美妙故事。晚上,在伊姆烈先生家里,我们常常围着他坐下,听那些百听不厌的奇妙故事。有时,我们都哭了,而当他—开口讲民族解放军的战斗时,大家眼中燃着火花,其中最明亮的是火炉大王的眼睛。
  有一次大冷天里,渔人们有重活儿干,要在提萨河上凿了冰洞捕鱼。我们孩子都聚集在伊姆烈先生家附近等候,老等不到我们的军官来。人炉大王也在门口转来转去,全身冻僵了,但是一步也不走开。大家在等:什么时候我们的讲故事人来?他总算来了,可是看样子并不想讲故事。
  “哎呀,孩子们,糟了,”他冲进门便说,“村里有敌人,他们在街上看到我,正追上来!”
  他刚刚跳进贮藏室,敌人到了。来了三个奥地利兵,眼光凶恶,军帽上竖着翎毛。我们像野地里的一群麻雀,丢了块石头便四面逃散。大家没命地跑。有几个其实是藏在篱笆后面,只有火炉大王一个留在院子中央。这可怜的孩子也许吓得不能动了。
  “喂!小家伙!”兵士们叫,你们村里有没有躲着一个匈牙利军官?”
  “躲,躲……着,”火炉大王有气无力地回答。
  “哪儿?他在哪儿?”他们马上问。
  但是三个人问了好几遍,孩子才说:
  “在……在提萨河对岸,在白塔村?!?
  一个兵士取出钱袋,掏了一块金元塞在孩子手中:
  “你说了实话,有赏。领我们到白塔村去,会绐你更多金钱,让你买田地房屋?!?
  “请等一会儿,天黑了去吧,我们趁他睡着的时候没有防备,突然逮住他?!?
  “这小家伙可不傻?!币桓霰扛榻?。
  他们里头一个到门口站岗,另外两个坐在伊姆烈房中,把火炉大王带在身边,怕他逃走。但他一点也没想到要逃,他只是从窗口探身问渔民的老头目:
  “伊姆烈伯伯,你们今天在提萨河的哪一段上凿的冰洞?”
  “你干吗?”老渔翁生气地咕噜;“是在马科什提附近……你别想跳河吧?”
  火炉大王一句话也没回答,低下头,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兵士好容易才把他叫醒:
  “喂,小家伙!上路吧!黑得像眼睛都被剜掉了?!?
  兵士们挟着巴尔科,走进漆黑的深夜。
  雪下得很大,大片的雪花迷糊住眼睛。走到提萨河边的时候,火炉大王说:
  “现在一个跟着一个走,离开得稍微远点儿。冰很滑,万一有人摔交,会把别人也撞例的。我走在前头?!?
  提萨河上的风向这一小队人迎面扑来,冷酷无情地推撞行人的胸膛。兵士们谩骂着,困难地逆风前进。忽然,火炉大王转过身来说:
  “现在胆子放大些,我们上岸了,那个地方马上就到?!?
  他悄悄地滑进一个宽阔的冰窟窿,那是渔民们这一天在提萨河上凿开的大洞。孩子没有喊叫,甚至没有溅起冰冷的水花。三个兵士随着他跨进一片漆黑的窟窿里,全完蛋了。三个人连救命也来不及叫,一眨眼间都灭了顶。
  第二天,渔民们在冰洞旁找到一块丢掉的金元?;鹇笸跎踔磷呓啬故?,也不愿带着敌人的臭钱。
  于之 译

点评0

加载中...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