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一码期期中 - 童话 - 校园风暴(之三)

校园风暴(之三)

发布时间:2011-04-23 作 者:蔡雨含|yangshich@163.com    

一肖一码期期中 www.hao86.com.cn 关键词:儿童文学|学生创作|童话|魔界|校园|原创

河南省汝南县二中7(18)班 蔡雨含(原名蔡诗雨)    

  21.神秘女孩
  天羽泉独自一人在无边的黑暗中,害怕极了。
  突然,天羽泉的面前出现一团紫色的光。光里有一个女孩,年龄跟天羽泉的相仿。女孩有着黑色头发和黑色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黑暗还是什么,只觉得女孩的黑眼睛像一个无底的深渊,看不见底,更奇怪的是女孩的右眼罩着黑色的眼罩!黑眼睛跟女孩并不红润的脸庞形成对比,使黑的更黑,白的更白。女孩头上扎了两朵黑色的百合,身上穿着紫色的和服,脖子上系着一个翅膀形的丝带,手腕上也有一个看起来更华丽的丝带。女孩手拿长鞭,黑漆漆的鞭身透着古老神秘、、、、、、
  当天羽泉看见女孩的眼罩、百合和鞭子后,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黑百合!”
  那女孩笑着说:“是的,为了诅咒能解开,我也来了。她也会来的?!?
  “你是说风信子?”
  “是的。那孩子经不让我这样做!希望你能帮助我?!?
  这时,又一团光出现了,是金色的。光里的女孩有着金色的头发,头发上扎了两朵风信子,绿色的眼睛清得没有一丝杂色。另一只眼睛也用眼罩罩着。脖子上系着跟黑白合手腕上一样的丝带,头发上系很多白色的丝带。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手腕上脚脖上都系着长短不同的白色丝带,手里拿着弓箭。
  黑白合对那女孩说:“风信子,你不要去!”
  风信子没有理她,对天羽泉说:“魔法校园,圣石、、、、、、”
  风信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隆”的一声,什么都没有了。
  天羽泉从梦中惊醒,心中又说不出的古怪。
  这个梦自从她到魔法校园就开始做,为什么呢?风信子要说的是什么呢?
  天羽泉抚摸着那个深蓝色的日记本(里面记载着被百合和风信子的事),心里想起了自己和她俩第一次见面的事。
  在一个超级大,超级豪华的别墅中,有许多人在忙里忙外的收拾着。只有天羽泉在院里“哈哈”地笑着,一看就晓得是她搞的鬼。
  “泉,又在搞恶作剧吗?”一个衣着华丽,画着浓妆的年轻女人生气地从别墅里走到天羽泉的背后,吓了她一跳。
  “你好??!莉大娘。啊哈哈哈哈?!庇捎诒蛔ジ稣?,天羽泉极其不自然的笑着。
  “大娘?我有那么老吗?泉!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搞恶作剧不说,还说我老!我可是刚刚开放的一朵花儿??!你给我说清楚!”
  “呀!你看外面在卖刚刚试验成功的顶级化妆品哎!”
  “在哪里?在哪里?”莉目前的智力只有两岁半的小猩猩那么多。
  天羽泉马上溜。
  “天羽泉,你给我回来!”知道上当的莉马上追上去。
  天羽泉跑着跑着迷路了,又被石头绊了一下,失去了知觉。
  天羽泉晕倒之后,有两个跟天羽泉差不多大的女孩出现了。
  等到天羽泉苏醒后,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小屋里。由于天羽泉平时都住在豪华别墅里,所以对这个破旧的小屋充满了好奇。
  她在小屋里来回走动,观察。小屋只有一个门,她怎么也打不开。
  正当天羽泉再次打量那个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你醒了?!?
  天羽泉回头一看,是一个戴着眼罩的小女孩。
  “你好,我叫风信子。你刚才在‘迷之森林’迷了路,是我和姐姐把你带回来的?!?
  这时又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她的右眼也带着眼罩,应该就是黑白合吧。
  黑白合的身后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她的右眼用白玫瑰遮着了,不用说她的右眼也瞎了。
  天羽泉十分奇怪,为什么着一家子的右眼都瞎了呢?
  正当天羽泉疑惑之时,风信子说:“你呀,以后不要再到那片‘迷之森林’了。这次幸好被我和姐姐遇到了,要不然你早死了,是我妈妈用巫术——”
  “不要再说了!”一声威严的声音打断了风信子的话。
  “你,先在这里吃饭,等一会儿我送你回去!”漂亮女人指着天羽泉说。
  天羽泉每次想到风信子和黑白合一家都会感到神秘不可测。

  22.魔鬼训练
  魔法校园,教导处:
  “你们几个四大魔女的后人,从今天开始,你们不用上课了,开始’魔鬼训练’。你们要加油,想你们的母亲学习。魔法校园的明天就靠你们了!”校长诚恳地对漫依珈他们说。
  “呀,为什么是我们?”漫依琪奇怪的问。
  “因为你们是四大魔女的后代,身上流着她们的血液,你们有能力,只不过没有苏醒。至少,卦上是这么说的。好了,不跟你们废话了。从今天开始由魔法校园最好的老师来训练你们,要有心里准备哦!我来介绍一下你们的老师:雅典娜!”
  “校长,雅典娜不是胜利女神吗?”上官落雪问道。
  “怎么了?有问题吗?雅典娜登??!”
  哇!出现了一个超级卡哇伊的小美眉哟!
  “校长,她是老师吗?”
  “她可是我们学校的高材生哦,三岁就大学毕业啦!”
  “哇!厉害!”
  “小妹妹老师,你好!”漫依琪温柔地跟她打招呼。
  “老太婆学生,你好?!毖诺淠劝谅厮?。
  “我老吗?”
  “对于我来说有点老?!?
  伤心~~~~
  “好了,我走了,开始训练吧!”校长笑嘻嘻地说。
  “提高你们的战斗能力和敏捷性最好的方法不是教你们怎么打,而是让你们参加模拟战斗,在必要时时候我会给你们提示的。OK?”
  “OK!”学员们齐声回答。
  雅典娜的手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台高大的立体电脑。
  “简单模式!“雅典娜对电脑发出指令。
  “老师,我们在那里练习?”
  突然,学员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栋大楼,很壮观!
  “就在那儿?!?
  “老师你也去吗?”
  “不,我在电脑中就可以看见你们的表现了。你们去吧!”
  “好!”
  打家来到大楼的第一层,发现有很多有魔力弹装备的机器人。
这时,大楼中响起了雅典娜的声音:“你们要做好隐蔽!不要让机器人发现。然后想办法把它们一个个干掉,可不要被它们给干掉了哦?!?
  “还有被干掉的危险吗,老师?”
  “是的。模式启动!”
  机器人们都动了起来,它们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开始向他们发起进攻。
  上官落雪边跑边躲机器人的魔力弹,心里暗想:机器人虽多,不好对付,可是它们一定有弱点,一定会有它们看不见的死角,在哪呢?上官落雪的眼睛寻找着,目光突然落在了那片废墟,立马心生一计。她马上向那片废墟跑去,边跑边用心灵感应对诺儿悦说:“诺儿悦,你先引开一些机器人的注意力,然后自己再找一个地方藏起来,等我说一、二、三,咱们一起动手,好吗?“
  “行!“诺儿悦回答。
  等她俩都藏好了,上官落雪开始在自己的魔杖里放魔力弹:魔杖,枪炮形式!诺儿悦也在自己的人偶线上做好了准备。
  “一、二、三!”上官落雪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一根只有诺儿悦才能看见的银丝把一个机器人给控制住了,然后操纵它这个机器人人偶去击杀它的同伴 。
  “很不错的招术?!毖诺淠刃Φ?。
  上官落雪也用了自己的绝招“万影分身术”。她自己的原身躲在暗处,让自己的分身来干掉机器人,而自己本身也在暗处不断地放冷枪。
  “她也很有才能,可是弹药不多了吧?”雅典娜观察着。
  “让你们这些臭机器人看看本女侠的厉害!”漫依琪边跑边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包包,包包里有许多银针?!疤炫⒄胧?!”说着就拿起银针向空中一撒,银针都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向机器人身上扎去。
  “此针一扎,不管是什么,都活不了罗?!毖诺淠人?,“有点意思,看看她姐姐那里去?!?
  只见漫依珈四周都是金色的光芒,光中闪烁着许许多多数字,只要一有机器人向她靠近就会被弹出去。
  “她在召唤!这是召唤时的屏障?!毖诺淠染簿驳乜醋?。
  正如雅典娜所说,漫依珈正闭着眼睛念道:“神啊,您听见了吗?我要召唤出那封印的守护者,月亮之神。封解!”只见漫依珈的身前出现了月亮之神,她手拿弓箭,全身散发着光芒,不说话,只是对漫依珈笑笑,就使出了她的绝招:月光之箭。箭矢带着淡紫色的光射向机器人,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很不错,竟然能召唤出月亮之神,让我吓了一跳,她还可以提高?!毖诺淠仍奚偷?。
  “对了,好像还有一个叫做天羽泉的女孩子,去看看去?!?
  “雷之鸣!”天羽泉拿着魔杖在对机器人发射,周围的土地都被电黑了,机器人一触即死,根本就无法近身。
  “这女孩子是属雷电的,很有杀伤力!可是不要被人从后面偷袭了哦?!?
  “水雷盾!”从后面偷袭的机器人马上被电死了。
  “原来是这样!水与雷电的结合能发出极大的电能,可是要将这种结合的力量用到魔杖上,说不定使用者也会给电伤。好聪明的丫头!”雅典娜感叹道。
  “冰冻年华!”一声没有感情的声音引起了雅典娜的注意。
  只见藤一念咒,一个机器人马上被冻起来,藤手起杖落,被动起来的机器人马上被解决掉了。
  “他的招术很一般呀!”雅典娜正感无聊之时,藤又给了她一个不小的惊讶——“鬼火”。
  “这孩子,‘冰’、‘火’两大性能完全不一样,而且相反,他怎么能都会呢?由此可见,此人的招术虽然都很平常,可他却能融会贯通,巧妙结合。这个孩子也不简单啊?!?
  “什么?”雅典娜再次怔住了,“电脑上显示,他用这两个招术耗费的力量连他全力的0.001%都不到!他一定还有绝招,只不过他认为像这一种机器人根本不配。他解决这些机器人就跟玩儿似的,这孩子,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好了!都解决掉了!”天羽泉大叫道。她怎么会知道身后的?;?、、、、、、
  身后角落里那抹紫色的光。

  23.太古遗物出现,两拨人的到来
  ——野心者和被诅咒者的争夺
  那紫色的光幽幽地从角落里露了出来。
  突然“啊”地一声,天羽泉倒在血泊之中。
  天羽泉的声音惊动了伙伴们。
  是谁?是谁有那么大的力量,能将“水雷盾”打破?
  雅典娜很小心地为天羽泉疗伤,她的魔力可以把天羽泉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只见那个角落里出现了一个机器人,外表和其他被干掉的机器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那双眼睛是紫色的。
  “雅典娜老师,你不是说这是初级的吗?”漫依琪问。
  “机器人是初级的。只是,看它的头部!出现了!”雅典娜叫道!只见那机器人的头部有一个碎片。
  “老师,那是什么?”漫依珈迷惑的问。
  “太古遗物。果然出现了。万幸这机器人是初级的,没有多少潜力,要是附到有潜力的人身上,力量会更强大!这东西很邪恶,拥有它的人,最终都会害了自己?!?
  突然,大家面前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安特儿,另一个大家都不认识。这次的安特儿没有了上次的傲气,身上带着很多伤,眼神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相反,安特儿身边的那个人倒很是傲气。
  当然,安特儿只有诺儿悦认识,她没有告诉其他人。
  这时,又出现了两个人。是天羽泉认识的黑白合和风信子。天羽泉还没有醒,风信子很温柔地问雅典娜:“小妹妹,泉受伤了吗?”
  “你是谁?”雅典娜带着明显的敌意。
  “没有礼貌的孩子可不是好宝宝哦!”风信子很不高兴地对雅典娜说。
  “我不是宝宝!”雅典娜恼怒道。
  风信子丝毫不理会雅典娜,走到天羽泉身边道:“泉,怎么老是我救你?这是第二次哦!”
  “你们认识?”上官落雪问。
  “是呀!是很好的朋友呢!”风信子道。
  只见风信子拿出一粒药丸喂到天羽泉的嘴里,天羽泉马上醒了,而且精神很好。
  “你给她吃了什么?”雅典娜有点惊奇。
  “是我用巫术炼出来的药丸?!?
  “风信子,你怎么在这里?”天羽泉高兴地问。
  “哦,是这样的,姐姐要过来拿圣石,就是机器人头上的那个?!?
  “喂!你们说完了没有,根本没把本女侠放在眼里!要知道,我们也是来抢圣石的!”安特儿大叫。说着就开始了攻击:“飞刃刀!”突然间,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弯刀。
  “战斗状态!”说着就向风信子砍去。
  “巫箭!”这是大家才发现风信子的手里拿着一把弓。风信子的箭射掉了安特尔的飞刃刀。
  “九狐鞭?!彼孀乓簧骄驳纳?,黑白合的鞭子向机器人头上的圣石抽去。
  “想拿圣石,没门!”雅典娜道。
  “看我的绝招!时间冻结!”只听“哗”的一声,除了雅典娜所有的人都被冻住了。雅典娜迅速拿走了圣石。
  “嘻嘻,中计了!”安特儿身边的那个人心中暗暗得意,“我的‘偷天换日’震动蒙住了那个小女孩,真的早让我偷到口袋里了?!?
  “什么?竟敢蒙骗我!”黑白合怒道,“我要你好看!”
  “你,你怎么能听见我心里的话?”那人恐怖道。
  “哼哼!看我的偷心术!”黑白合的这招是让敌人自己将圣石送给她。怎么可能呢?就是可能!因为敌人的心已经被她控制住了。
  冰慢慢地融化了,那人走到黑白合的面前,把真的圣石交给了黑白合。安特儿怎么拦也拦不住。
风信子微笑着对天羽泉说:“泉,圣石我们先拿走了?!彼低炅饺司投疾患?。
  接下来,安特儿两人也不见了。
  “泉,你认识她们吗?她们要圣石干什么?”诺儿悦问。
  “哎,她们俩真的好可怜!祖先被别人下了诅咒,以后她们的族人的右眼在出生时就是瞎的。只有圣石可以救她们,所以她们才四处收集圣石?!碧煊鹑?。
  莉萝西莎处:
  “什么?竟然将圣石给了别人!你怎么那么笨!竟会被人控制??!还有你,安特儿!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没有出息的女儿!你到惩戒室去受罚吧!”莉萝西莎狂怒地在屋里踱来踱去。
  “是”安特儿的声音中透出极大的恐惧。
  惩戒室里传出野兽的叫声、、、、、、

  24.调皮圣石
  “哇!天气真好!”漫依珈早早的起来了。
  “漫依珈,你起来这么早干嘛?”天羽泉打着哈欠说“才五点!今天是星期天,不用起这么早的?!?
  “嘘一一"漫依珈提醒泉小声一点,然后拉着她来到阳台。
  大羽泉问:“干嘛呢?神神秘秘的。"
  “今大是上官落雪和漫依琪的生日,你忘了吗?”
  “呀!我差点忘了!我们赶快把诺儿悦叫起来,然后商量商量怎么给她们俩一个惊喜?!碧煊鹑?。
  于是她们三人商量先给两个小寿星做个超大的生日蛋糕,再给她们玩一个突然失踪?!拔笨罩谐鱿至艘桓鲂【?,只见它掩着嘴小声的笑了一下就隐身了,空中隐隐闪了一下紫色的光。而漫依珈三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
  “做蛋糕我最拿手了!”漫依珈道。
  “可我们两个不太行?!迸刀盟?。
  “没关系,慢慢来,你们帮我干些杂活就可以了。"
  “好,现在开始干活!”
  漫依珈吩咐:“泉,给我打五十个鸡蛋.加点面粉,用搅蛋器搅匀。"
  “这点活我还是会干的!"天羽泉说。
  “啪!”蛋清蛋黄都流到了桌子上?!肮至?,我打鸡蛋是很熟练的啊?!碧煊鹑驸乜醋怕览墙?。
  就这样,她们边做蛋糕,边怪事百出。终于,她们浪费了无数鸡蛋,无数面粉,无数奶油,将蛋糕做成了。
  “累死了。今大好怪哦,好像总有人给捣乱似的。她俩怎么到中午了还不起来呢?”诺儿悦问。
  “天晓得?!甭犁斓?。
  这时又闪了一道紫光,传来一声很细微的笑。
  “趁她俩还没醒,咱们布置一下吧?!?
  于是她们把房间里的灯都关掉,窗帘也拉住了,屋里看起来黑咚咚的。刚弄好,就听见开门声。
  “啊——哈——”漫依琪打着哈欠。
  “天怎么还没亮呢?”上官落雪也迷迷糊糊地问。
  “一、二、三,开灯!”屋里马上亮起来。房问里漂亮极了,墙上用漂亮的字体写着:祝漫依琪、上官落雪生日快乐!桌子上摆着许许多多好吃的。
  “今大是我们俩的生日吗?哇!有虾条、芝士、蛋糕、蟹肉饼,还有我最喜欢吃的关东鱼块和鱼丸子!”漫依琪欢呼着。
  “生日快乐!两个小寿星!”
  “哇!这个蟹肉饼太好吃了!”
  “漫依琪,你怎么已经开始吃了!”
  开饭了,上官落雪刚夹了一一个鱼丸子,张嘴去咬,啊!咬住了筷子!原来,漫依琪以极快的速度把它抢去了。
“我上官落雪可不是好欺负的!"上官落雪开始还击。
  “不要抢,还有很多呢!"
  可是大家没有发现,桌子上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饭后游戏!——捉迷藏!”诺儿悦宣布。
  “好吧,就在花园里吧,花园里还有石乳洞,会很好玩的!”
  “O K!”
  “就让你们两个当瞎!”天羽泉道。
  “为什么?”漫依琪和上官落雪齐声问。
  “谁让你们今天过生日!好了,我们要藏了!”
  “嘻嘻,咱们就藏在这儿,她们一定找不到!"
  天空中又传来一声“嘻嘻”,那精灵现了身。
  只见那精灵将洞口一封,封个结界,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见。又是一声“嘻嘻”,精灵把她们三个绑了起来,还道:“好玩,好玩!”
  “你是谁?竟有如此强大的魔法!”漫依珈问。
  “我是——嘻嘻,不告诉你!”
  天羽泉忽然发现精灵的头部有一块圣石,看来跟圣石有关。是被圣石控制住了?不像!被圣石控制住都是木呆呆的,你看它,调皮得成精!莫不是,莫不是圣石成精了吧?天羽泉被自己荒唐的想法吓了一跳,可再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天羽泉忙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伙伴们:“喂!你们说这个小家伙会不会是圣石精?”
  “怎么可能?校长可没有说圣石可以成精的!”诺儿悦道。
  “没说不代表不可能啊!”漫依珈不同意天羽泉的想法。
  “喂!小家伙,你是不是圣石精灵?”天羽泉问。
  “嘻嘻,我不告诉你!”小家伙又是这样傻笑。
  “小妹妹,你把我们放了,我们给你好吃的,可以吗?”漫依珈诱惑它。
  “好吃的?有多好吃?”
  “很好吃!很好吃!”
  “要是我放了你们,你们不给我,怎么办?你们要给我讲故事、讲笑话、唱儿歌!”
  “好好好!前提是你必须先放了我们,不然我们怎么给你做好吃的啊? ”诺儿悦道。
  “嗯——”圣石小精灵歪着头,若有所思似的。
  “好吧!不过,嘻嘻——要拉钩!四个人一起拉!”
  “好!拉钩不许变,变了是小狗?!闭?,结界就开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我们到这儿找了好几回呢!”漫依琪和上官落雪马上发现了她们。
  空中又响起了小精灵的声音:“嘻嘻,变了是小狗!要给我做好吃的,我在这里等你们?!?
  “谁在说话啊?”上官落雪问。
  “嘻嘻——”她们三个也学会了。
  漫依琪和天羽泉一起去找校长。
  “校长,圣石能成精吗?”
  “最近的确有?!?
  “校长,有不坏的圣石吗?”
  “当然有,不过很少。你们这次幸运遇到的是一个好圣石,如果是个坏的,说不定会吃了你们呢!"
  “哦”她们想起来就后怕。
  “她们几个呢?”
  “啊,她们正在给小圣石做好吃的呢!”
  “我跟你们一起去一次,等圣石吃饱了好收服它?!?
  这时空中又响起了那笑声,闪了一下紫色的光。
  “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天羽泉对着空中笑了笑。

  25.梦之圣石
  安特儿篇#
  我近来常常思索,这样好吗?我怎么感觉很累?为了妈妈能对我微笑,我这样辛苦值吗?
  她真的是我的妈妈吗?我曾经不小心跑进母亲的实验室里,发现那里有一个跟我长得一摸一样的人体放在试验容器里。不一会儿,母亲来了,我赶快藏了起来,竟听到母亲对玻璃容器里的女孩很温柔的说话,就像我记忆里母亲曾经对我一样。她说道:“亲爱的洛丝,再等等,等我把圣石都找齐了,再加上那个男孩,你就能复活了。再等等吧,我的女儿?!?
  洛丝,那不就是记忆中母亲叫我的名字吗?难道,那不是我的记忆?记忆中的我,是玻璃容器里的那个女孩?难道,难道我是复制品?怪不得母亲对我那么狠。
  知道了真相,心中就舒服多了。她虽然不是我的母亲,可我还是爱着她。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做一个梦,一个永远也不会实现的梦——让母亲像对待洛丝那样对我,我是她亲生的,那个洛丝,是我可爱的妹妹。也许那样会很好。
  魔法校园:教导处
  “报告校长,有圣石的踪迹?!?
  “哦,知道了。"
  “校长,你没有发现吗?最近的圣石好像少了许多邪恶之气。"卡西西说道。
  “是啊。莫不是圣石之女快苏醒了?"校长猜测,“而且最近的圣石好像有了思想,像人一样。这年头,什么古怪的事儿都能发生。"
  “算了,不谈这些了。先查查圣石目前的所在地点吧。嗯,好像是在‘迷幽林’。"
  “什么?”校长道,“怎么会在‘迷幽林’?那不就是那两个女孩子的所在处吗?”
  “是黑百合和风信子?!?
  就在这时,安特儿那边也收到了情报,王后让安特儿马上去“迷幽林”。
  “是?!卑蔡囟幕卮鸷孟裼行┖?,她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安特儿独自走在那片森林里。突然间响起了一种宛如梦幻般的声音:“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对吧?”
  “你是谁?”安特儿对着森林大叫,可回答她的只有鸟儿的鸣叫声,树叶的“沙沙”声和自己的回声?! 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女孩径自向她走来:“你想让你的梦成真是吗?我可以帮助你,让你永远生活在你的梦里,不好吗?”又是那轻柔的梦幻般的声音。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蹦桥⑺祷笆?,安特儿的脑子一片混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而且越转越快,四周只有“沙沙"的树叶声和女孩梦幻般的声音。渐渐地,树叶声越来越弱,以至于听不见,而那女孩的声音却越来越大,直至那声音占据了她的整个大脑?! ?
  安特儿只能模湖地看见,那女孩头上闪着紫色的光环……
  安特儿昏迷了过去?! ?
  “喳喳”麻雀的叫声吵醒了安特儿,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她的身上?! ?
  “嗯,嗯,姐姐,今天不用起那么早的?!碧秸馍?,安特儿才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女孩?! ?
  “洛丝!”安特儿不由得叫了一声。
  “干吗?姐姐,你今天好怪怪哟!”洛丝从床上坐起身来。
  “没什么,只是,只是感觉我好像不应该属于这里。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卑蔡囟哪灾谐鱿至艘桓鋈?,在装满水的容器里,看不见脸。
  安特儿和她的妹妹洗完脸,刷完牙,走进餐厅,发现妈妈已经做好饭了。
  “妈妈,早安!”洛丝给了她的母亲一个热烈的拥抱?! ?。
  她的母亲现在就像安特儿记忆中的那么美,那么温柔。只不过安特儿总感觉这儿好像不属于她。
  安特儿的母亲早已看出安特儿有些怪怪的,就问道:“怎么了?我的小安安?!?
  “没什么?!卑蔡囟?。她的脑中奇怪地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女人拿着鞭子在鞭打自己,那个女人也看不见脸。
  “哦,那就赶快吃饭吧。饭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哟?!蹦盖酌ξ⒎?。
  “嗯?!?
  “好了!终于开动啰!”洛丝冲向饭桌。
  只见洛丝以超快的速度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吃完了发现安特儿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吃,洛丝看得眼馋:“姐姐,你看你还有那么多,分给我一点吧?”
  “好啊,反正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姐姐,你真好!”
  “小洛丝,还记得吗?上次你们学??硕?,你跑完8 0 0米,一口气吃了三个超大三明治。你呀,从小就那么大的饭量?!蹦盖状劝乜醋排?。
  “嘻嘻,你还说我呢!妈妈,你不是也吃了很多吗?嘻嘻!”
  安特儿这时感觉到很空虚,自己好像是个局外人,融不入这个家庭。她想融入这个家庭,问道:“哦,妈妈,我参加那个运动会了吗?”
  “你?”妈妈仔细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呢,我好像是忘了,你问问妹妹?!?
  “洛丝,当时我在干嘛呢?"
  “这个,姐姐,我也不记得了。"洛丝一脸歉意?! ?
  安特儿又用力想了想,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一定是时间久了,那么想想昨天,昨天我干什么了?我怎么还记不得呢?
  “妈妈,我昨天干了什么呢?”安特儿问。
  “这个我应该记得。咦!好奇怪哦,怎么昨天好像就没有你的存在一样?”
  “奇怪,我的脑子里也好像没有姐姐的任何回忆,可我明明知道你就是我的姐姐,而且很自然的样子?!?
  “莫不是我们都得了部分失忆症?”妈妈迷惑地说。
  “不知道,我现在脑子里没有一丁点儿回忆,尤其是关于你们的?!卑蔡囟?,“而且,我还总是有种感觉,在这里,我没有过去,也就是说,这里没有我的过去?!?
  “算了,不谈这些了。既然你没有回忆,那我们以后就多给你创造一些美好的回忆,好让你在有空的时候有好东西可想?!蹦盖孜匦?。
  “那,下午咱们去游乐园吧!”洛丝道。
、、、、、、
  游乐园里。安特儿道:“妈妈,我想去那边散散心好吗?”
   “好啊!去吧?!?
  安特儿顺着鹅卵石小道慢慢地走着。突然发现了一个女孩,安特儿感觉这个女孩好熟悉,她马上上前问她是谁。
  “我是送你来的人,在你想要的世界里过得还好吗?”女孩笑道。
  “你是说,我不属于这里,我是被你强加进她们的生活的?”
  “YES!回答正确,加十分!”女孩调皮地说。
  “那有什么办法让我回去吗?"
  “怎么?你,不喜欢这儿吗?这儿的生活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可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你想过一个人没有过去是多么的可怕吗?我想我在我原来的世界里,还应该有朋友,他们会为我担心的。这里的一切都是虚的,我为什么要用实的来换虚的呢?”
  “可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生活里不光有甜,它还有苦,有悲……生活哪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说变就变呢?如果说生活中的一切都那么一帆风顺的话,人会感觉很空虚,没有挑战力?!?
  “是吗?也许是我想错了。我想,让人们都去过他们自己想过的生活,人们就会很快乐?!?
  “不,一切都顺利,那人们就不会有成就感。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取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
  “哦,那么我送你回去好了?!?
  “真的吗?我可以回去了!”安特儿说着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越转越快。隐约看见女孩的头透出紫色的光环、、、、、、
  安特儿又回到了那片森林。
  “我是圣石,我想你可以成为我的主人?!迸⒁廊辉谂员?。
  “圣石?你……”
  “我想要你收服我?!彼底?,女孩的身体慢慢地不见了,只有头上那块圣石还在。
  安特儿将它拿在手中,坚定地向前走去。
  安特儿没有把它交给母亲。
  “什么?你有没有拿到!你这个蠢货!滚吧。我这里不再需要你!”莉罗西莎咆哮着。

  26.安特儿的加入
  魔法校园教导处
  “你是说你要加入?加入我们魔法校园?"校长难以置信。
  “怎么了?老太婆!有什么问题吗?"安特儿大声问道。
  校长和卡西西退到了角落里咬耳朵。
  “校长认为她是真心的吗?”
  “看起来像是真的?!?
  “她要是来卧底的呢?”
  “那就先观察一阵子?!?
  “……”
  这实在挑战安特儿的耐心,要知道安特儿在她们这里脾气可从来不大好哦。
  “喂!两个老太婆商量好了吗?不要的话,我走人!"
  “喂,喂,我的小姑奶奶!你先别走!同意!我们同意你加入!"校长赶紧叫住她。
  “那我现在干什么?"
  “你去找漫依珈她们吧,和她们一起训练。"
  安特儿独自走在校园中,发现了刚刚训练完毕的漫依珈她们。
  漫依琪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奇怪,没有圣石啊。据我的经验,只要你一来,就会有圣石出现。"
  “这次没有圣石。"安特儿道。
  “那你来这儿干什么?"天羽泉问。
  “怎么了?不可以吗?"安特儿生气了,“是你们校长让我来的,现在她也是我的校长。"
  “什么?你要在这里上学?"
  “不是上学,是和你们一起训练,找圣石!"安特儿道。
  “那就去我们家玩吧。"
  “不仅要去,还要住到你们家。你们应当感到很荣幸!"安特儿依然不改傲慢的语气。
  她们说着,走着,一会儿就到家了。
  “今天做花式汉堡好吗?"漫依珈问。
  “好!"
  说完她们就开始各干各的事。
  “画一画,画一画,画个大房子。大房子里有玩具,有零食,还有那美丽的小野花……” 漫依琪边唱着自己编的歌,边趴在地上乱涂鸦。
  “你被捕了!把枪放下,举起双手!"天羽泉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电视剧《神探》。
  上官落雪的品味比较高,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喝咖啡,一边看德文版的世界名著。
  而诺儿悦呢,正乘着漫依琪涂鸦的时候,偷吃漫依琪的零食。
  漫依珈在厨房里做饭,就像这帮小鬼的妈妈一样。
  “那我该干什么呢?"安特儿思索着,“她们好像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也由着我的兴趣好了??墒俏业男巳な鞘裁茨?之前都是以妈妈为中心,竟没有自己的兴趣!让我想想,打沙袋算吗?那就打吧,反正要随意。"
  “喂,那个在涂鸦的小鬼不点儿,你们这里有沙袋吗?"
  “你是在叫我吗?嗯,好像有?!甭犁鞯?。
  “在哪儿?”
  “忘了。"
  “那我就干点别的吧。干什么呢?对了!"安特儿的视线突然停留在客厅角落里的钢琴上,“好久没有弹钢琴了,我小时候可是很喜欢弹钢琴的。就去试试吧。"
  安特儿径自走向钢琴,慢慢调整情绪,深深地吸一口气,呼出??嫉?,安特儿弹的是《致爱丽丝》。她从一开始的不熟练到行云流水般的流畅,  自己完全融入了音乐里,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她突然发现这才是她的真正内心,就像《致爱丽丝》那样活泼、温柔。以前,她总是封闭自己的心灵,所以看不到自己内心深处还有着的一丝温柔和善良。以前的她总是以母亲为中心,所以忘了自己的喜好。一曲完了,她发现,那个小鬼不点儿不再涂鸦;上官落雪不再看书了,端着咖啡杯,一动也不动;天羽泉也不再看电视了,只有电视机自己在表演;漫依珈也倚在厨房门口,托着腮,好半天没网过神来。
  漫依珈道:“之前从来没有发现《致爱丽丝》这么好听。"
  “是啊,好听得我都顾不上偷吃了。"诺儿悦说。
  “真不错,你弹出了你真正的内心。"
  “哇!安特儿,真是人不可貌相耶!"
  “安特儿,你弹得太好了!"小鬼不点儿直往安特儿身上腻。
  “喂!你想谋杀啊!小鬼不点儿!"
   ……
   “好了,好了!该吃饭了!"漫依珈叫道。
  “哇!好漂亮的花式汉堡!"漫依琪叫。
  “再来一份!"诺儿悦道。
  “吃的好快呀!”众人道。

  27.客厅战  
  “今天中午吃披萨吧?"漫依珈提议。
  漫依琪欢呼:“好哟!姐姐做的什么都好吃!"
  “披萨?做披萨一定要做水果味的。"安特儿说。
  “好哟!吃草莓披萨!"漫依琪说。
  “为什么是草莓呢?"天羽泉问。
  “因为草莓可爱,草莓好闻,草莓好吃。"
  ‘‘所以你就衣服也是草莓,发卡也是草莓,鞋子也是草莓,文具盒也是草莓,就连魔杖也是草莓!"上官落雪道。
  “就是草莓小鬼不点儿!"安特儿补充道。
  “哇!你们都欺负我!"
  “好了,好了!开始吃草莓披萨吧。有你们吵架的功夫,都做好饭了?!甭犁旖馕У?。
  全体人员各就各位,开始吃饭。
  “你这个小偷!你竟然把我的草莓给偷去了!还我的草莓!"漫依琪叫道。
  “落雪,泉,你们看漫依琪她自己把草莓吃了,还想霸占我的草莓!呜呜……我,我实在是好伤心哦!"诺儿悦抹着眼泪。
  漫依琪生气极了:“明明是你偷吃我的草莓,还装无辜,装可怜!哇……”漫依琪使出吃奶的劲头在地上撒起泼来。
  “明明是你自己吃了草莓,还要吃我的!我——最——讨——厌——你——了——!"
  “明明吃了我的草莓,还说讨厌我!你这个小偷!"
  “你这个草莓小鬼不点儿!"诺儿悦道。
  “你,你这个可恶的,坏心眼的小偷!"
  “喂,诺儿悦,你干嘛抄袭我!”安特儿生气的问。
  “呜……你们都不相信我!”漫依琪哭着跑离了餐厅,然后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进去,再“咚!"的一声,甩上门。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天羽泉说。
  “你们看看都弄成什么样子了!收拾不好晚上不要吃饭了!我出去了!"漫依珈生气了。
  “喂,安特儿!为了我们的晚餐,帮忙劝劝她,对她说,只要她肯道歉,我就原谅她?!迸刀玫?。
  “为什么是我呢?”安特儿不满地说。
  “因为你魔力最高,如果劝不出来,可以将她打出来?!?
  “切!这是什么狗屁理论。好了,我去了哈?!?
  安特儿先敲了敲门:“喂,草莓小鬼,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踹门了啊!"
  “吱——”门开了一丝缝儿,安特儿进去后,发现被子很鼓,漫依琪一定是藏到被子里去了?!拔铱梢票蛔恿税?。"安特儿刚说完,只见眼前人影一闪,被子就瘪了。
  “在哪儿呢?"安特儿发现一个用玩具盒盖的房子,上门有一个窗口,安特儿只要一上前,漫依琪就从那个窗口向她扔东西。
  “其实,我认为应该是诺儿悦偷吃你的草莓,因为她也偷吃过我的东西。"安特儿道。
  “嗯,嗯!"漫依琪从窗口里探出头来。
  “我觉得她有时候很讨厌,比如她叫你草莓小鬼不点儿的时候。"
  “真的吗?"漫依琪两眼放光,声音飘飘然的。
  “因为你这个外号是我起的,她有什么权利叫?只有我才可以那样叫你。总之,她很讨厌?!?
  漫依琪完全把她当作了知己。
  不一会儿餐厅中间竖起了一道高墙,餐厅被一分为二。漫依琪那边的人叫道:“那边的人,支持漫依琪的请到我们这边来!相信是诺儿悦偷吃漫依琪草莓的请到这里来!"
  上官落雪想了想说:“应该是诺儿悦偷吃的,我相信漫依琪。"说着,墙上开了一个门,上官落雪过去后,门马上关闭了。
  “可恶!安特儿,上官落雪,你们这两个叛徒!"诺儿悦咬牙骂道。
  “泉啊,泉啊,你千万别去那边,好吗?"诺儿悦陪着笑脸。
  “我去那边干什么?那边又没有电视,没有零食。"
  “泉,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开战——
  “杀呀——"双方边喊边向对面扔东西。
  只听“啊!"的一声,诺儿悦被一个枕头扔中。
  “好!那就别怪我用气味武器了!"诺儿悦去厨房忙活了一阵,手中拿着许多小球球。诺儿悦把球球扔向对方,只听见一阵“啊啾!啊啾!"诺儿悦兴奋极了:“嘻嘻,那里面可是胡椒粉!这就是领地的优势!"
  “真有你的。"天羽泉吃着零食,对她淡淡一笑,“正在精彩处,居然广告了。真的很讨厌,对吧,诺儿悦。"
  “哇~~欺负人!我们也要反击了!"只见墙上突然开了三个洞。
  “进攻!"只见那三个洞里各伸出一根水管,三个水管同时开始喷水。
  “我就不信喷不到你!我们也会用自己领地的优势!谁让你那边没有卫生间!"安特儿恨恨地说,“我要你为我的那些‘啊啾’付出代价!"
  “好啊!看我的!竟敢喷我!耽误了我的精彩镜头!"天羽泉眼中喷火。原来,安特儿大笑之时,水龙头的水一下子喷到了电视机上。
  “我要你好看!嘿嘿一一"只见天羽泉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盒子里全是两红柿。
  “我要砸了哟!"天羽泉一脸坏笑。
  “不要啊!泉!冷静一下,泉!"对方大叫。
  可天羽泉已经砸了下去。
  “啊,我新买的裙子!"
  “好恶心哦。"
  可漫依琪的一句话气到了一群人“哇!好美味的西红柿啊!谢谢你,泉!你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你这个吃货!"上官落雪道。
  “不要吃对方的东西!"
  “竟敢砸我!"上官落雪火了,“看我的!"只见她跑到天羽泉的房间里,在天羽泉最喜欢的枕头上放了许多西红柿酱。
  “哈哈!"
  “不要呀!"大羽泉大叫。
  此时,诺儿悦又出狠招,她把家里的所有零食都堆到自己身旁,“哇!好多好吃的零食哦,我可以吃个够了!噢,这个好好吃哦!喂!漫依琪,如果你现在跟我道歉的话,我还可以原谅你,分给你一点点零食,就一点点哦!"诺儿悦边吃边用手比划着。
  “咕咚!咕咚!"漫依琪吞咽着口水,再也挡不住诱惑了!刚想要举白旗投降,说对不起时,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因为漫依琪看到了上官落雪和安特儿两个像锅底一样黑沉着的脸。
  “你们,你们怎么了?"漫依琪小心的问。
  “如果你敢投降,绝没好果子吃!"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
  “不要逼人家呀!"诺儿悦在墙那边优哉游哉地说,又故意打了个饱嗝:“真好吃哟—--"
.  “喂,我好像也有点饿了?!鄙瞎溲┧??! ?
  “我也是。"安特儿的肚子也咕噜了一声?! ?
  “明明就是嘛!”漫依琪小声嘟囔着?!   ?
  双方沉默,战斗进入白热化,僵持中,耐力达到极限。
  “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她承认是她偷吃了草莓。"  
  “可是该怎么办呢"  
  “就这样……"  
   ……
  商量好后,她们冲着诺儿悦喊道:“喂" 。
  “怎么了?想通了,给我道歉?"
  “你不是说你没有偷吃人家的草莓吗?“
  “对呀!“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肯接受挑战,来证明你的清自吗?"安特儿说。
  “那有什么不敢的,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诺儿悦有点心虚,可是嘴上一点也不肯示弱。
  安特儿道:“这是一个老虎皮包,你把手放进去,如果你是清自的,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你偷了的话,嘿嘿……"  
  “我才不怕昵。"诺儿悦小心的把手伸进去,一下子就被咬住了!
  “??!救命??!是我偷的!我看她好欺负,就想捉弄她一下!救命??!不要咬我??!"诺儿悦吓得闭着眼睛大叫?! ?
  “下面,引泉上钩!”上官落雪道?! ?
  “泉,泉,我是神探哦,感谢你每天对我的支持。泉,你向来冰雪聪明,可是这次,你太糊涂了!”上官落雪用鱼杆勾着天羽泉的偶像——神探玩具,捏着鼻子说。
  “不,不是的!不是的!是,是她逼我这么做的!"天羽泉连忙把责任推向已经投降了的诺儿悦?! ?
  “哇!零食!"漫依琪也忍不住了,墙一下子“哗啦"一声倒了。
  漫依琪向零食冲去。
  漫依珈回了家,发现屋里超乱。生气了!“马上给我收拾好!"声音快要把屋顶掀开了!各位立刻开始行动!片刻一片狼藉的房间整洁如初?! ?,  ”
  饭桌上,漫依琪道:“姐姐,您才是老大!”  
  “你才发现??!"上官落雪道?! ?
  “喂,你怎么不吃??!"安特儿问诺儿悦。
  “我吃零食吃饱了?!薄 ?
  “这不比零食好吃??!"
  “……”
   28.诅咒与圣石(未完待续)
 

点评0

加载中...
热门推荐